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东山国际新城论坛——龙泉驿东山人的家园,东山国际新城社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回复: 0

玉兰又开情难再 hx0ieiay

[复制链接]

73

主题

73

帖子

23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8
发表于 2017-6-19 18: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识玉兰,是源于儿童时期一位叫白玉兰的老人,她是一个靠乞讨为生的老太婆。玉兰于我们孩子而言,仅仅是一个疯老太婆的代名词,村口只要有“白玉兰来啦!”的声音,孩子们准一溜烟就不见了。再识玉兰,就是在大学的时候了,刚刚跨过高白殿疯是怎样引起的考的门槛,得以在离家较远的关中地区求学,每当春天来临的时候,校园里总是盛开着各色玉兰,她总是静静的绽放在树的枝头,似乎只是悄悄地点缀着春天,她没有梅花的冷绝,没有迎春花的芬芳,更没有芙蓉的娇嫩,她似一朵静静的莲,她安静地似乎自己从来不都不属于春天。   

  我爱上了玉兰,没有缘由只是单纯的喜欢,喜欢她静静的一个花骨朵接着一个花骨朵在你不经意间绽放,又在在不经意间凋谢,她仿佛一缕云烟从我们身边略过,轻轻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对于玉兰,我起初没有太深的感情,除了小时候那个叫玉兰的疯婆子以外,没有一丁点关于玉兰的了解,直到那一树地花开,我才惊叹世界上还有如此美丽安静的花,她竟然是一颗会开花的树。请不要嘲笑我的大惊小怪,因为在陕北的大漠黄沙中,似乎开花的树只有槐树和榆钱树。头一次发现这么美的花,竟然开在高高的树枝上,看到这一树一树的花开,我不禁想到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啊,她修长的身姿恰似春天柔软的腰肢,她没有柳絮的多情,更没有其他花朵的招摇,她只是静静地开,开在我必经的路旁,不期然地与我相识。我突然觉得玉兰似乎在前世跟我发生过什么,否则今生,我也不会如此痴迷玉兰。她是一幅看不够的画,是一首弹不尽的曲!时光短暂,很快便度过了短短的四年时光,意味着要与玉兰说分手。大学毕业后,当我再次听到“玉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一个50多岁阿姨的代名词了,我不禁慨叹,这些个只要跟玉兰沾边的人都是如此的美丽清冷,难道她们前世都曾是一树孤傲的玉兰花?   

  就拿儿时的疯老太婆——白玉兰来说吧,据说,她年轻长的眉清目秀,喜唱戏,在周围一带也算得上是名角了。这一点,倒是可以得到考究,因为尽管她常常穿着肮脏的衣服,有时候会披着戏袍,她常常蓬头垢面,可还依稀能看得清楚眉目间的清晰轮廓,鹅蛋脸,丹凤眼,细长的眉毛,樱桃小嘴,这不是一个典型的美人么?从她的平时的装扮中,可以推测出,她是一位极其爱美的女性,因为在她的手上总能看到自制的戒指——易拉罐环。她时常戴在手指上向我们孩子夸耀她的美。那时,农村经济贫困,对于易拉罐饮料多数是一种奢望。由于疯疯癫癫,也许她善意的示意,也成了孩子们眼中的一种“危险”,乖一点的孩子们见了她“哇——”一声长哭,拔腿就跑;调皮的孩子则会拿着木棍趁她吃饭活着睡觉的时候去挑逗她,偷走她包袱里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候,她是极其平和的,唱一段我们听不懂的戏曲;有时候,她是暴怒的,利用手中的拐杖甩手打人,看到孩子们吓得魂飞魄散,她又开心的笑了!   

  儿时的我,算不上调皮,也算不上乖巧,跟着调皮的孩子我便调皮,跟着乖巧的孩子我便乖巧。因此也常常被白玉兰这个疯婆子追、打,索性“身手敏捷”从未被打中,尽管如此,这个疯老婆子却会经常走进儿时的梦中,梦里总是被这个疯疯癫癫的婆子追得无处可逃,常常在爪牙舞爪的噩梦中惊醒。后来,离开了村子,就没有了白玉兰的消息,或许她的死活根本与我无关,她只是我儿时的一道乐趣而已。再后来,听到同村的人说,白玉兰死了,我大为震惊,心里纳闷这个人在风霜中活了那么多年竟然也会死?那时候年龄太小,对于死亡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死似乎跟我没有多大关系,对有些孩子而言甚至还是一种庆幸,她至少不再进入孩子们的噩梦了。许是因为年岁大了些,我还是有些震惊。不过,我的震惊也仅仅是处于少了一道童年的怀念罢了。据说,白玉兰是烧死的,吸烟时不小心沾染了火灾,她又是外地人,既无亲人又无子女,在一个极其平常无人知晓的夜里,她静静的走了,走完了本不属于她的疯癫人生。对她来说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她带着内心的一份执着去追随丈夫。也有人说,白玉兰在年轻时候是极其聪明美丽的,自从丈夫去世后,她便精神恍惚,生活无法自理,便开始的乞讨生活。不过好在,那时候的人们都是非常善良的,家家户户都会给她一口热饭吃,有的人家还会留她在家过夜。那时候我总想不通“疯子白玉兰”就是孩子们眼中的“坏人”,为什么还要给她饭吃,留她过夜呢?而今,我终于懂得了在人间是得存留一份善心,也许我们一个简单的举动便是他人的天堂。那她的后事呢?乡邻告诉我,村里人合力把她和丈夫葬在了一起,总算了了我的一桩心愿,安了白玉兰漂泊一世的灵魂!   

  今天,倘若她泉下有知也纵然不会想到,在二十多年后自己出现在我的文字里,我始终觉得白玉兰一定是玉兰树转世,生的如此的凄美,而她在宿命中又注定走一条不寻常的路,又或许这一切在前生早已注定,这一世她究竟经历了哪些中科医院专家微信不为人知的沧桑?这个曾经妩媚的柔弱女北京中科忽悠子又是怎么挺过爱人逝去的悲伤?又是怎样在他乡异地茕茕孤影地生存了几十年?我想即便是这样,她也是热爱生活的,只是将曾经对生活的热情尘封在与丈夫的记忆中,轻易不去触碰。即便在乞讨的路上也给了当时作为孩子的我们一些生活的乐趣。直至今天,我还会时常想起这一位老人,我太好奇这位老人的身世了,她从何来?有过怎样的静美年华?我想去考究,又怕生前的纷纷扰扰,惊扰了专属于她的尘世里的一片平静!也许,在另一个世界,她早已与丈夫双双栖居在美好时光的另一头。又是一个春天,我看见了静静开放的玉兰,似乎在窈窕的树枝上栖居的是年轻时候白玉兰的眉开眼笑。于生活而言,原来她才是一股温暖的春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东山人家社区论坛 东山国际新城社区论坛  

GMT+8, 2017-6-29 13:29 , Processed in 0.07508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